0341_a2090

   “要是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们出力的地方,就尽管说话”尹玉君说完这句话,感觉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这才抬起头来。

   结果就是这么一抬头的功夫,苏翊伯脸上的表情又变得温文尔雅,与尹玉君点头之后,便潇洒地转身走开。

   原地,只是剩下了寒月乔,寒繁花,尹玉君兄妹以及默不吭声的于国粝,还有那一脸阴沉的凌珏栩。

   寒月乔也不在意,径直找了个空地,就准备盘腿席地而坐。

   寒繁花和尹今歌同时拿出了一个团蒲,送到了寒月乔的跟前。

   “大姐,我帮你带了一个!”

   “寒姑娘,我这里有多的一个!”

   “”

   寒月乔低头看着两个人手中的团蒲,有些诧异。

   寒繁花和尹今歌两人也有一些意外,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有先将自己递过去的团蒲收回,反而那眼神都是在示意对方主动一点收回手中的团蒲。

   正在气氛僵持尴尬之际,尹玉君走了过来。

   “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我也没有坐垫吗?”

   海边的纯色女孩出尘绝艳

   “你皮糙肉厚的,坐地上就行了。”尹今歌揶揄道。

   尹玉君立刻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狠狠的从哥哥手中把坐垫抢了过来,撅着嘴,洋洋得意的道:“我才不管!你是我亲哥哥,就得管我的死活,这个坐垫我拿了,寒姐就用她弟弟给的坐垫就行!”

   “哈哈哈哈你这个胳膊肘向外拐的妹妹真可爱!”寒繁花唯恐天下不乱的打趣道。

   尹今歌也拿他妹妹没有办法,只能由着她去。

   寒月乔就接下了寒繁花的坐垫。

   四个人并排坐开,盘腿闭目,凝神聚气,缓缓吸收着灵泉里释放出来的充沛的灵气。

   这灵气并不是一天到晚都有的,只有等到月亮刚上枝头的那一个时辰前后,才是灵气最充盈的时刻。

   寒月乔她们都把握着这个时机,加紧时间修炼着。

   至于慕容家的兄妹为什么没有来,也没有人去追问,毕竟能在这一等院里相聚的人才们,各有各的怪癖。

   修炼了一个时辰之后,众人便陆陆续续回到了他们住的屋。

   寒月乔回到屋子里,原本以为玩了大半天没有见到自己的小飞飞会立刻扑上来抱大腿,或者是疲惫的直接呼呼大睡。结果进屋之后,就看见小飞飞像是没有听见她回来的动静似的,一直专心致志地趴在桌子上,盯着桌子上一个透明的水晶盒子,拨弄来拨弄去,兴致勃勃。

   “你在弄什么东西呢?”寒月乔走上前来,有些吃醋地问。

   “是我今天在外面抓到的一只小魔宠!可好玩了,还会说人话呢!”小飞飞回答的时候依旧没有抬头,着魔一样的盯着水晶盒子里的东西。

   还是头一次看见小飞飞如此执迷于一种东西,以至于寒月乔都开始好奇,这个水晶盒子里到底是什么稀奇的魔宠,竟然能将小飞飞迷成这个样子?

   等到寒月乔欺身上前,低头看了看水晶盒子里的小宠物,顿时心头就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欢喜的不得了。

   只见这个只有巴掌大小的水晶盒子里竟然躺着一只雪白的,毛茸茸的小兔子。这只兔子看起来明显比普通的肚子要小上许多,已经想到了一种不正常的状态,偏偏就是这种小的令人心疼的身材,才越发的显得可爱。

   “给它喂吃的了没?”寒月乔问了一声。

   “喂过了,它吃的可欢了!”小飞飞十分自豪地回答。

   寒月乔下意识地四下里张望,想看看小飞飞给这只小兔子喂的是什么东西。

   结果

   寒月乔没有看见干草,也没有看见胡萝卜白菜,这么小的一只小兔子,总不可能吃的干干净净吧?

   “你给这小家伙喂了什么东西?”

   “当然是给它喂肉肉了!别的东西它都不吃,我试过了。”小飞飞一脸认真地回答寒月乔。

   寒月乔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么小的一只可爱的小东西,竟然还不是个吃素的!

   “把它拿出来,我看看。”寒月乔和小飞飞商量。

   小飞飞立马摇头,还将那个水晶盒子直接护在了怀里。

   “不行不行,这个小家伙贪吃的很!有时候还咬人呢!我要多养他几天,等我把它养熟了,他就不会伤害主人了。”小飞飞肯定的说,表情十分自信。

   “咬人的魔宠不能养。”寒月乔沉下脸来。

   即使这个小东西看起来萌萌哒,简直能融化人的心,也绝对不能忽略它凶残的本性。尤其是放在小飞飞身边养的,除了火凤,别的绝对不行。

   小飞飞完听不进寒月乔的建议,小嘴一撅,就抱着水晶盒子跳到了被子里,连人带着水晶盒子一起钻进了被窝。

   “娘亲你放心吧!我会管好小白白的,绝对不会让小白白咬伤任何人,我可以发誓!”

   “这种来历不明的魔宠还是不要随便乱养,万一它发狂起来,到时候就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了!”

   寒月乔还想劝,却已经听见小飞飞故意发出的打鼾声。

   这小子从小养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这样执着过。

   寒月乔皱眉看了许久,最终还是放弃了没收小白白的决定。只对小飞飞严肃地警告了一番。

   “你可要记着,还没有驯服这只小魔宠之前,水晶盒子绝对不能打开!”

   “”

   小飞飞没说话,寒月乔就当是小飞飞默认了,然后便和合衣躺在了小飞飞的身旁,无语问苍天。

   这小子大概是叛逆期提前了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小飞飞的刺激,寒月乔这一个晚上的梦做得十分长,梦里一直在不停的跑步,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直在尾随着她,只要他稍微跑得慢一点就快要对那可怕的东西追上似的。

   等到寒月乔从梦中惊醒之后,就感觉身体异常的疲惫。

   略有些担忧的寒月乔,扭头看向身旁的小飞飞。

   小飞飞还没有醒来,小小的双手抱着那个漂亮的水晶盒子,酣睡着。圆嘟嘟的脸上气色红润,表示他昨晚睡得挺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