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9_a2090

   “你才中邪了!我只不过是想到了办法而已。”

   “你想到了什么办法?快告诉我!”左丘菲月兴奋的双眼放光。

   寒月乔摇了摇头,神秘的一笑。

   “这个办法现在要是告诉了你,那就不灵了,反正我会去帮你做这件事,能不能成,明日我会给你答复!”

   “竟然这么神秘?是什么不能告人的事情?”左丘菲月好奇的简直浑身痒痒了起来,揪着寒月乔的衣袖不肯放手。

   寒月乔硬是保密,将左丘菲月给赶走了。

   回过头来,寒月乔立刻就去找了寒繁花。

   寻了半天,才在寒王府的后花园中,找到了正坐在一片花圃前发呆的寒繁花。

   寒月乔也没有直接打扰他,而是静静的走到寒繁花的身旁,在他身边坐下。然后轻轻拍了拍寒繁花的肩膀,目光看着寒繁花看的那片花,自言自语。

   “天将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大姐,这些我都读过,你想说什么?直说吧!”寒繁花被寒月乔念的眉头紧皱,转过头来,无奈地对寒月乔道。

   寒月乔嘿嘿一笑,直言不讳道:“你要是再不回去,水云国和沧澜帝国就要打起来了。”

   极品性感美女清凉迷人

   “什么?”寒繁花惊得猛地原地站了起来,“这是真的?”

   “比真金还要真,左丘菲月刚刚来告诉我的,水云国连月来不断侵犯沧澜帝国边境,已经到了挑衅的地步,满朝文武集思广益,三日之内必须出一个对策你说,若是出这个对策的人喜欢好战,那么水云国和沧澜帝国是不是马上就要开战了?”寒月乔眉头一挑,循循善诱的道。

   寒繁花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神情。

   他并不想看见生灵涂炭,哪怕是一个对他来说还有些陌生的水云国。

   “这两天我就启程,只要我在水云国一天,我就会努力让两国之间和平!”寒繁花郑重其事地对寒月乔承诺。

   听见这句话,寒月乔才算是放下心来。

   吕婆婆应该也可以放下心来了。

   “记得把这个消息告诉吕婆婆,她很着急。”寒月乔临走前叮嘱寒繁花。

   寒繁花点了点头。

   只是当寒繁花去找吕婆婆的时候,又发现吕婆婆不见了踪影。就像上次赵玉蓉被大火烧得差点毁容的那次,吕婆婆也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失踪的,而且一失踪就是好几天。

   寒繁花不由得头疼了起来

   这个吕婆婆,真是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总是突然冒出来!

   寒月乔还不知道寒繁花没能将他改变主意,打算回水云国的消息告诉吕婆婆。只是兀自放下了心头这块大石,轻松的回了住所。

   夜晚,寒月乔回到了屋子里。

   当她正准备着洗漱休息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房间里似乎有安静得出奇,安静得已经有一丝诡异。

   她不禁抬头朝着四下看了看。

   这么一看,就发现,屋子的门似乎有人早就已经进来过的痕迹。

   屋子里有人!

   寒月乔惊觉这一点的时候,立刻伸手去摸自己腰际间的短匕首。

   然而

   这个潜伏在寒月乔房间里的人似乎早就有所准备,在寒月乔进了屋子之后没有多久,就已经做好了伏击的准备。在寒月乔伸手去摸腰际间的匕首的时候,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来,一把按住了她的两只胳膊。

   不得不说,这个按住她胳膊的人,手法很独特。

   直接就按住了她的经脉处,让她的双手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处理麻痹的状态。更加让寒月乔吃惊的是,这个袭击她的人,还在风驰电掣之间,拿出了一方帕子,掩盖在了她的口鼻上。

   寒月乔努力地屏住了呼吸。

   奈何这个人,几乎已经将那帕子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喂,这样会不会太不卫生了一点?

   寒月乔头晕脑胀之前,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至于呼救,不存在的。完没有力气喊出来,人就已经被这个偷袭她的人给抗了起来。

   寒月乔努力地保持着清醒,即使浑身已经酥软的不能动弹,也发不出半点身影。但是至少她还可以睁着眼睛。

   结果

   她就惊讶的发现,这个扛着她的人没有带着她掠出屋子。而是直接找了一条她都不清楚的地道,将她带着,顺着那条地道缓缓地走出寒王府。

   这下,武安都不会发现她不见了。

   可恶!

   这个人到底是谁?

   寒月乔凭着自己的感觉,凭着自己还依旧灵敏的鼻息,慢慢的思索着,排除着。等到人都已经被扛到了一片竹林之中的时候,寒月乔才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人竟然是

   就在这个时候,扛着寒月乔的人发出了一声问候。

   “身子骨还好吧?”

   苍老的声音,却没有一丝疲惫,还透着一丝关心和歉意。

   可

   这对于寒月乔来说都是讽刺!

   寒月乔不屑地一笑,冷冷的,完不想理会这个人。

   这人却还是在絮叨:“寒小姐,你别生气,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要知道,时间紧迫,繁花公子必须立刻跟我启程赶回水云国!但是他现在还是犹豫不决的,我知道,他一定是在意你,所以才不肯离开这个寒王府,所以我才出此下策,把你也带回去!”

   吕婆婆!

   寒月乔果然没猜错,这个扛着她出了寒王府的人,正是吕婆婆!

   怪不得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她明明从头到尾都在帮着她,她现在竟然强行将自己掠出了寒王府。而且,吕婆婆还早就在寒王府之中发现了一条她都不知道的地道!

   这条地道,恐怕早就在赵玉蓉被火烧的那天,她就已经使用过了。

   寒月乔甚至还发现,那天赵玉蓉虽然是借着小飞飞的通玄剑杀了她自己门口的两个侍卫,但是赵玉蓉并没有放那么大的火势。

   依照赵玉蓉放火的准备,应该只是准备烧两个窗户就算了。后来却发现,不仅仅是窗户,连大门,后门,阁楼都已经被人放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