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5_a2066

明珠阁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小得仿佛不曾发生过。

云来酒楼有三层、一层就有四个大铺头,在这府城里不是最大的酒楼,但格局、面积、气派都不小。

这时候已有不少生意,若到用餐高峰时,人会更多。

胡长星掌柜正在扒拉算盘,看到主子来了,顿时眉开眼笑就迎了出来。

“我们来吃饭,别暴露我们身份。”叶子皓立刻低声叮嘱。

这时候叶青凰不方便开口,叶子皓是城守,可以挡在前面,不然他们没法向小弟小妹们解释。

胡长星立刻反应过来,连忙作了请的手势。

“各位客官里边请。”

他又喊了个小二领路,带大家去了二楼的一个大包厢,包厢里能摆上三桌。

小少年们坐了一桌,叶子皓和叶青凰、姐妹们坐了一桌,四个护卫坐了一桌,其他府卫在经历了明珠阁事件后,不敢离大人太远,就在酒楼外面搁了两个、二楼的楼梯附近有两人、包厢外面有两人。

剩下的在外面守车。

很快,就有两个小二进来,端茶水、送糕点,然后递菜单。

妆容精致樱花树下美女高清图片写真

一般酒楼没有这么细致的菜单供客人选择,但云来酒楼有。

紫红色压花纸、铂金烫字写了许多菜式,而且都有标价。

小的们也没怯场,毕竟这一路他们住了许多客栈,也吃过许多点单的饭菜,早就积攒了不少经验。

因而,各桌菜色都有些不同,是各桌自己商量着点的,就连四个护卫也不例外。

小的们不清楚,他们可清楚得很,明珠阁、云来酒楼和他们,是一个主子,一个出身。

但是没人点酒,叶青凰看了看部菜单,便在小二上菜时询问。

“可有果汁?可有饭后甜品、糖水?”

小二被问得寒毛一颤,连忙陪笑道:“回夫人的话,小店正在琢磨出哪一款糖水,相信不久就会有了。”

原来是没有。

叶青凰便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等菜陆续上来,大家也不客气,就各自吃了起来,小的们总是最热闹的,一边吃一边在那儿嘀咕与府里头的菜有什么不同。

不一会儿,胡长星掌柜亲自端着一只托盘,上面有两只加盖的小银碗。

后面还有两个端着托盘的小二,托盘上也放着加盖的白瓷碗。

“公子,夫人,这是小的给小公子准备的五粮米糊和米汤。”

胡长星掌柜躬声解释,就将小银碗摆到了叶青凰面前,都还是温热的,现在就可以喂孩子吃。

“多谢。”叶青凰连忙道谢。

她却端起那碗米汤递给了坐在她另一边的小妹,再端起米糊开始喂小吉祥。

小吉祥被叶子皓抱着,这样他们都能吃饭,而小吉祥伸着小手想要抓菜时,叶子皓手长力大,也能及时阻止他。

这时候叶青凰开始喂饭,小吉祥顿时露出了笑脸,开心地咧着小.嘴、吐着泡泡,在小银勺递到嘴边时,才张嘴吃饭。

玩和吃两不耽搁。

胡长星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目光感慨地看着已摘了帽子露出眉间朱砂痣的可爱孩子。

小主子继承了北辰家血脉,也是他们未来要继续效忠的人。

小二将端来的瓷碗放到了各桌,小的们发出一声欢喜的惊叹。

叶青凰抽空看了一眼,也不觉莞尔。

瓷碗里装的是几样去核切块的鲜果,上面还浇着蜂蜜。

大家顾不上拿小竹签去扎,直接就提筷子夹了往嘴里噻。

叶青凰垂眸继续喂孩子吃饭,什么也没说。

胡长星也不敢多呆,于是又寒暄了两句,就退了出去。

包厢里只有自己人时,大家这才叽喳起来。

“好吃。”

“有点酸。”

“甜的,我吃到甜的。”

“……”

一顿饭都吃得很开心,饭后,叶子皓便道:“府城与县城也没什么不同,就是大点儿,咱们逛了一上午,下午回去歇着可好?”

大家立刻就答应了。

吃了饭已是午后,他们坐在马车上一路逛回去也就到下午了。

下楼到掌柜那儿,叶青凰便拿出钱袋子,胡长星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低声推辞。

“主子,使不得。”

“你给个折扣就好,不要太高调了。”叶青凰便道。

“是。”胡长星立刻就答应了。

他明白主子没有揭开身份,不出钱就连底下小二都会奇怪的。

于是胡长星立刻按八折给了优惠又抹去了零头,最后收了十两整。

大小三桌吃了十两整,不便宜,但在府城也不贵,很地道了。

这时正好有人喊结帐,叶青凰拿的十两银票,也没多说就走了。

出门就上了马车,穿街过巷从南往西转到了另一条街上,再往北走。

这样就与他们来时走过的路错开了,也能看到不同的繁华。

他们回去是坐的马车,并没有听见街头议论的声音。

青华州首富家小妾冲撞城守及家眷、还在商铺中大闹威胁掌柜,最后被府兵抓进大牢的事情。

这种事情被人议论可没人同情或不安,反而都很激动地笑着,这下就看是钱大,还是官大了。

回去时,马车经过卖粮的地方看了看,见到他们来,苏洋大管事露出了笑容。

“禀大人,今天已卖掉两万三千六百斤粮,看这队伍人数下午估计还能再卖掉五千到八千斤。”

城守府卖粮,价钱只比行价略高一到两文,谁不愿意来混个脸儿熟?

而能来买得起粮的,一百斤、两百斤的是普通人家,开着铺子家境稍微好些的就是五百斤以上,一千斤到两千斤的,则是富绅、大户人家。

苏洋大管事说下午还能卖掉五千到八千斤,不过是谨慎的预估。

他来府城有些日子了,眼睛比大人要毒一点,看到队伍里有几个管事、管家模样的人,就知道必是千斤以上。

而此时同样眼睛也很毒的几个老爷,也正小跑着走过来。

让城守会苏大管事行礼,那年轻人可不就是城守大人?

一来就将首富家小妾抓进大牢的城守大人!

“未敢请教,公子可就是叶大人?”

几个老爷自然是相识的,立刻就有人抱拳一礼,先开口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