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4_a2066

“……”叶青枫连忙收回目光低下头,那脸色黑得……真是难以言喻。

“就这么决定了,铭儿留下,青枫你带李氏回去,何时再给我添个孙子,何时来谈铭儿回镇上的事,否则……”

“我请族里去了李氏之名,青枫你再续一个能生孩子的。”叶重义适时开口。

这次,就连叶青枫也白了脸色,瞬间又胀红了脸,梗着脖子却说不出话来。

“孩子都五岁了,也不是离不开娘,在叶家村上学,还能跟着他小叔一起,有个伴儿。”赵小华说道。

“铭儿才上一年学就供不起,以后还有十年呢,这一季卖粮筹钱,以后呢?青枫你想过以后没有?”

赵双华也说得语重心长,劝着叶青枫。

“我看这样就不错。”赵树生也帮着拍板。

“将孩子留在老宅,你们既不用为束修操心了,也能安心再生个孩子啊。”

老头原本就不喜李氏,但他也看出来,女婿是想将铭儿那孩子留下,有些话说出来,只是作为警示,并不是说真的要做。

现在孩子还小,若休了他娘,对他也是一种伤害。

因而,现在重要的反而不是李氏,而是那孩子。

清纯马尾少女牛仔背带裤活力生活照

既然李氏要带走孩子,那就催她再生一个,也让她想清楚,叶家不是好欺负的。

突然被催生孩子,李氏又气又急,却是不敢嚷嚷。

她自然不能说不乐意生,但现在没有怀上,她也没办法呀。

但若不能继续为叶家添丁,她的地位不保,到时若真的被泥腿子休回家,可和她现在住在娘家,意义是不一样的。

到时怕是真的没脸见人了。

她求助地看向叶青枫。

“看来李氏是急着回镇上了,青枫你吃饱没有?吃饱了就赶紧带她回去。”

叶重义冷冷看着表情迥异的李氏,心中有些猜测,态度更加强硬起来。

叶方铭见爷爷在催爹娘回去,他也急了,咬着唇,眼泪便吧嗒、吧嗒落下来。

“大哥没筹上这一季的束修,我到有个办法。”

叶青凰见叶方铭忍着难受还是流了眼泪,有些心软了。

孩子虽然断了奶能离开自己的娘,但他长这么大就没离开过,自然情绪上会接受不了,心里会不安。

见所有人都看向她,叶青凰也不卖关子,连忙说道。

“铭儿在村塾上这一季的学,爹担着,也给铭儿熟悉叶家的机会,可不能等他长大,却以为自己姓李不姓叶。”

“大哥若还是想要铭儿继续在镇上读最好的私塾,那就继续攒钱,下一季,或者明年再把铭儿送回原来的私塾。”

“既然是按季交束修,有钱就读、没钱也读不了,那自然可以这么做,也给铭儿一个接触不同先生的机会。”

“铭儿才五岁,不管是学好还是学坏,都没有那么快,不必担心他在一年半载里就误了将来的功名。”

这提议也算两了,叶重义没有反驳,叶青枫也陷入了思索。

“夫君,不要啊,铭儿不能离开我……”

李氏却不能接受让自己的孩子离了自己,还要在农家生活那么久,她急得用力摇叶青枫的手臂。

“大嫂你还是先想想生第二个孩子的事吧,想必二嫂也快了。”叶青凰拧眉看向李氏,适时补了一刀。

“你闭嘴!你这个……”李氏赫然怒视着叶青凰,都是这个养女在作怪,害她一直被骂。

“我闭不闭嘴,跟你生不生得了孩子没关系。”叶青凰立刻还了一句,放下碗筷起身。

“我吃饱了,去泡茶。”说完她便去厨房,懒得再和纠缠不清的妇人浪费口水。

“铭儿的学习用具都在镇上,今晚我带他回去,明天再送他回来吧。”身后,传来叶青枫妥协的声音。

叶青凰撇了撇嘴,心中吐槽不已。

明明都不交公帐了,明明刚还清债务的病爹答应替他供养儿子了,还一副忍痛不舍分别的态度。

真是无语。

若非爹怕自己的孙子跟着李氏学不到好,她根本懒得操心这种事。

但现在……爹的立场让她放心。

只要爹的病好了,家里撑起来了,供几个小学童还是没问题的。

其实她也想看看,这个叶方铭,可有值得她付出的意义。

若是劣根性遗传了李氏,她会放弃。

大哥,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或者真的是生活在镇上的压力太大,又想让儿子出人头地,才在自家妻儿和老宅之间,做出了选择。

真说起来,大哥没有二哥无情。

至少这些年,大哥多少交过公帐,二哥却没有,仿佛飞出去的鸟儿,再也不打算回巢一般。

当然,除了每年卖粮时会回来。

今年收麦子没有回,端午必回。

叶青凰用托盘端了茶来,就见叶青枫已经做了选择,饭桌上气氛总算好了些。

没多久就陆续放了碗筷,赵家人今晚都要赶着回去,因此今天晚饭吃得有些早。

只是争吵浪费了些时间,这时已近傍晚。

两个舅娘去收拾包袱,赵春杏带着小弟妹们洗了手脸,交代他们去了茅厕,就在门口等着了。

赵树生父子四人帮着把麦子又装起来送回粮仓,赵沐扬和赵沐秋去挑水。

外婆就拉着叶青喜和叶青莲的手,叮嘱他们要听二姐的话。

外婆一直没有和叶青枫说话,更没有多看李氏一眼。

叶青枫要去帮忙收麦子,却被李氏拉住埋怨,不由火气上头。

“还嫌闹得不够吗!还不赶紧把东西收一下!等下想走路回去呀!”

李氏被喝斥,顿时红了眼眶,一脸委屈地看着叶青枫。

但叶青枫却不再看她,转身去收麦子。

李氏嘴唇抖了抖,有种孤立无缘的感觉,想了想,她就拉着儿子回了屋。

很快,麦子收好,赵双华和赵小华也把驴车套好。

大家往驴车上放工具,赵双华和小赵小华赶车,赵大华和爹就坐在放工具的驴车上,其他人坐另一辆驴车。

谁知,老太太也要坐这边,大家知她不喜李氏,便没有反对。

而李氏一见将孩子们抱上车的两个舅娘,也是心中不悦,想说去坐外面的驴车,不过是付点车资罢了。

但面对叶青枫忍耐的阴沉脸色,她只得提起烟罗裙摆,露出精致的绣花鞋,自己爬上了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