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1_a2047

   <fontcolt;<b></b></font>

   “玄机塔门前。收藏本站”云轻言回了一句,就听见郁大胖那活泼的声音传来。

   “云姐!!!看这里!!”

   云轻言抬头望去,郁大胖正在不远处的一处树荫下朝着他挥手,他头顶上坐着一只金毛小鸟,身旁还有背着泰阿锤的秦厉以及……

   嗯?!

   云轻言看到那脸上缠着绷带,看不清容颜的人,眼睛一瞪。

   那家伙……好熟悉啊……可她似乎想不起他是谁了。

   虽然身材修长高大,但是那一张缠着绷带的脸,似乎和郁大胖一样的圆润啊。

   云轻言心中好奇,快步走了过去,眸光仔细落在那一身蓝衣脸缠绷带只露出了眼睛、鼻子和嘴巴的男子。

   似乎不想云轻言看见自己,那蓝衣男子看到云轻言过来,扭扭捏捏地转过身,一副不想搭理人的模样。

   云轻言摸了摸鼻子,她现在脸上的青斑都没有了,还有那么可怕吗?

   而且他那缠绕了一张脸的绷带,不比她更奇怪吗?

   秀美蓓蓓温婉的古风韵

   “秦厉,大胖……纪蔚然呢?还有……这位是谁?”

   此时,云轻言才想起了自己那个便宜徒弟,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声。

   她开口询问时,只见那蓝衣男子身子微微一抖。

   “噗!”

   “噗嗤!”两声压抑不住的嗤笑声。

   郁大胖颤抖着双肩,指着蓝衣男子道,“云……云姐,你再仔细看看他是谁?”

   那蓝衣男子听到郁大胖的话,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眼太肿的缘故,那双几乎成了一条缝的眼睛,丝毫没有任何杀伤力。

   云轻言闻言仔细看了看对方。

   将近一米八七的身材,修长挺拔,一身蓝衣,却顶了一张肿大如猪头般的脑袋,她搜索了记忆里一圈,都没有找到这么一号认识的人物。

   忽然……就在秦厉和郁大胖嬉笑的目光中,云轻言脑海中灵光一闪,有些不敢置信地指着蓝衣青年道,“他……他是纪蔚然?”

   “哈哈哈!”郁大胖这次终于憋不住了,放肆地大笑起来,点头道,“对啊对啊!他就是纪大哥!云姐真聪明,一猜就猜出来了。”

   纪蔚然肿得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寒光四溢地冷飕飕看向笑得开怀的大胖,骨指捏着嘎吱嘎吱响。

   很好!小胖子,等他身上的伤一好,他就帮他拍掉两斤肥肉。

   “这是怎么回事?”云轻言略有些疑惑,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就进去玄机塔那么几天,纪蔚然竟然把自己弄成了这幅模样!

   他的脸,简直是像换了一个脑袋般,肿大不止一倍。

   好吧……不得不承认,他这幅模样还挺……咳咳……滑稽的。

   看着那肿胀如猪头的脸,云轻言很不给义气地笑了。

   纪蔚然顿时十分幽怨地剜了她一眼,活似那深闺怨妇。

   “就是你进玄机塔的那一天啊!纪大哥硬是要扯着秦大哥去演武场上比试一场。

   比试也就算了,还逼着秦大哥拿出泰阿锤跟他打,结果……咳咳……”

   郁大胖小心地看了纪蔚然一脸,顾及到他最后的尊严,决定还是语气委婉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