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8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夏悦晴的脸色有些发白。

夏以宁刚才吼出来的话,就跟一根刺狠狠扎到了她的心脏。

顿时,只觉得浑身剧烈抽搐地痛。

“姨妈,我在这里也不太方便,我先回去吧。”夏悦晴低垂着头,没有反驳,也没有跟夏以宁争辩。

“小悦……”

夏悦晴强打精神,勉强笑了笑,“我没事,姨妈您好好照顾夏以宁吧。”

不待甄双燕回答,夏悦晴转身就走。

只是一双眼眶,却不经意地染湿了。

据说她出生不到三个月,父母就在车祸中双双死亡,唯有她还活下。

于是,夏悦晴小时候曾被人叫扫把星,克父克母,天生不祥。

尤其是夏家的奶奶还没去世之前,对夏悦晴的态度极其恶劣。

碎花吊带裙小美女游乐园高清美拍图片

这么多年,夏以宁不提,她都差点忘了这些。

到病房门口,恰好跟后面姗姗来迟的夏光学碰到。

夏光学一眼看到夏以宁脸上的伤,露出狐疑的表情,“小悦,这是怎么了?”

此刻,夏以宁已经没心思跟夏光学计较往事,更没有心思回答他。

扔下“没事”两个字,就匆匆离开。

一直到走出医院,夏悦晴才觉得压抑的感觉稍稍好转。

只是,她没想到,龙青枫竟然一直没有走,直接拦住她的去路。

“小悦,以宁她怎么样了?”龙青枫刚说完,就看到了夏悦晴脸上的巴掌印,当即大怒。

“谁跟动手了?脸上的伤怎么来的?”龙青枫追问。

夏悦晴一看到龙青枫就觉得糟心,她冷着脸从他的旁边经过。

见状,龙青枫大受打击。“小悦,是不是夏以宁?”

闻言,夏悦晴的脚步猛地一顿,转过身来,目光微微发凉地看着他。

“如果我说是,打算回去教训教训她?青枫,别忘了,已经打落了她肚子里的孩子,适可而止吧。”

龙青枫的表情立刻变僵,想要解释,又无从开口。

当然,夏悦晴更没有听他解释的欲望,直接拦了出租扬长而去。

夏悦晴报的是裴逸庭公寓的地址,到家后,就将自己锁在屋子里。

倒不至于悲伤难过,只觉得心情格外的低落罢了。

而同一时间,裴家已经乱翻天了。

明明是一同出门,但最后却只有陆希晨回来。

而裴逸庭打她的电话,也没人接听。

他立刻沉着脸逼问陆希晨,“今天们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自己单独回来的?夏悦晴呢?”

他沉着脸的样子,如同修罗,让陆希晨感觉到了害怕。

“她跟一对男女跑了,至于去了哪里,我怎么知道?”陆希晨想着医院的事,咬着牙否认。

“什么男女?”

“我怎么知道?我只看到他们的背影,回过神夏悦晴已经冲过去了。”

看来医院的事情有些棘手,不然夏悦晴不至于消失才对。

她忽然有些期待,夏悦晴最好不要回来,彻底消失算了。

只是这个概率太小,陆希晨一闪而过的幸灾乐祸,顿时没了。

不过那对男女到底是谁?

“妈,我先回去了。”裴逸庭不放心夏悦晴,直接跟老太太打招呼,说要走。

老太太得知夏悦晴可能失踪,脸上也带着浓浓的担忧,连忙点头。“好,找到晴晴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人手够不够?让大哥安排一些人去找?”

这要是真的失踪,可不是小事,不能不担心。

“不用,我这边应付得了。”

陆希晨见状,眸子转了转,忽然扬声说:“逸庭哥,我陪一起去吧,最起码我知道小晴姐最后失踪的地方。”

老太太如醍醐灌顶地点头,“对对对,让小晨一起去。”

“不用。”裴逸庭硬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陆希晨的脸色顿时黑了,待她回神,裴逸庭的身影早已消失无踪。

裴逸庭安排了不少人在外面找,只是一无所获。

直到深夜,他开着车回到公寓,赫然发现家中有人。

夏悦晴就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对于裴逸庭进来的事,毫无知觉。

客厅里开着一站微弱的灯光,孤零零地照在她的身影上,她蜷缩在沙发上,看着小小的一团,孤孤单单,让人觉得格外心疼。

裴逸庭的心脏就这么不经意的跳动了几下,看到她的一瞬间,今天累积的恐惧,惊慌,全都消失不见了。

这个女人,全世界都在找她,她却躲在沙发上睡觉!

裴逸庭好气又好笑,走过来,又忽然不舍得惊动睡梦中的夏悦晴。

他沉思了一秒钟,最后弯腰,一个公主抱,将夏悦晴抱起。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乖巧地窝在裴逸庭的怀里。

只是待裴逸庭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夏悦晴脸上的掌印时,笑容忽然沉了下去。

怎么好端端的,她脸上多了一个这么严重的伤口?

谁跟她动手了?

怪不得,她忽然跑掉,是因为不想让人看到她的狼狈?

裴逸庭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闪过浓浓的不舍和心疼。

他将夏悦晴抱回房间,放好。

又出来拿了药箱,冰块,动作有条不絮。

待裴逸庭将冰块贴到夏悦晴的脸上,她立刻被冷醒了,睫毛上还沾着一颗晶莹的泪珠。

“裴,裴逸庭?怎么是?”她有些震惊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不是我,想是谁?”他冷冷反问,手上的动作毫不迟疑,将冰块再度贴了上去。

夏悦晴只觉得一股钻心的凉。

这才发现,他竟然拿着冰块给自己敷脸。

“……”

“看得到我的伤口?”夏悦晴忽然醒悟过来,比起突然看到裴逸庭,他的举动才更叫夏悦晴惊讶。

如果看不到,他怎么会精准地找到自己受伤的位置?

“嗯。”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我完全不知道?”一瞬间,夏悦晴忘了别的。

裴逸庭面无表情地绷着脸,“早上。”

“啊,竟然没有告诉我?”夏悦晴有些不爽地说。

他冷冷一笑,“现在不是告诉了?倒是脸上这些,到底怎么来的?还有,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见到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