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5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摆明了,是撬不开赵萌萌的嘴。

   宋唯一的目光越过气势汹汹的好友,发现两个儿子也在身后,一看之下,脸色更加惨白。

   “大宝二宝,们怎么了?”为什么都穿着同样的病号服?

   这一次,裴大宝的脑袋转得很快,立刻有了推脱的说辞。

   “妈,我们在学校表演话剧呢,刚上台就听到家里的消息,衣服也没换就跑过来了。”

   有了赵萌萌这个高手前辈在前面带头,这番话说得面不改色。

   孺子可教啊,赵萌萌心道。

   “真的吗?”宋唯一不太相信,感觉儿子的脸上好像并不是因为涂了粉而显得脸色苍白。

   “当然,妈,这些都是小事。我刚才去看了妹妹,她很好,跟妈妈比较像,医生要是允许的话,我拍个照片给看看。”裴瑾宴弯着腰,嘴唇弯弯,说起妹妹的时候,表情温柔得不可思议。

   “真的?”宋唯一的心,总算是有点儿定下来了。

   “千真万确,儿子骗过吗?”

   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

   宋唯一这才破涕为笑,“没有。”

   “好了好了,妈妈还很虚弱,先喝点红糖鸡蛋。”老太太一句打断他们的交谈。

   并且,跟赵萌萌一左一右,将勉强坐着的宋唯一小心翼翼地扶好。

   “大嫂,我来。”赵萌萌接过老太太手里的碗,小口小口地勺了起来,吹凉了,再送到宋唯一的口中。

   兄弟两没有再试图说话,站了一会儿,跟宋唯一打了个招呼,便出去了。

   红糖鸡蛋喝下去小半碗,宋唯一如梦初醒地想起一直没看到的裴逸白。

   “萌萌,逸白呢?”她眼眶有些红地问。

   捧着碗的赵萌萌动作一僵,又一勺递到宋唯一的嘴边,语气轻柔地说:“裴逸白已经在飞机上了吧?早就告诉他了,他紧张得不得了,现在手机关机,肯定是在飞机上。”

   “放心,明天天一亮就能看到他了。”

   宋唯一这才释然地点了点头。

   门外,确定母亲没事的裴大宝兄弟扭头就走。

   花了十几分钟才打听到妹妹在急救,两人脚步一慌,跑了过去。

   他们满怀期待地跑到急症室前,抢救却已经结束了,裴逸白等人还在原地。

   “爸。”处于青少年变声期的双胞胎,声音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嘶哑低沉,一模一样。

   但作为亲生父亲的裴逸白却瞬间认了出来。

   转过身,发现两个儿子红着眼眶站在后面。

   “不待在自己病房里乱跑什么?”裴逸白沉着脸厉声呵斥。

   徐瑾行倔强地仰着头,十七岁的他还不到父亲的高度。“妹妹和妈妈都这样了,我们能安心呆得住吗?”

   “爸,我们没事,妹妹呢?”裴瑾宴也追问。

   终究是孩子们的担忧,裴逸白依旧沉着脸。

   “囡囡没事,们都给我回去。”

   “我想看一下妹妹。”

   “看什么看?”裴逸白加重语气,表情更冷。

   虽然父亲对他们自小就严格,但像今天这样凶,却是第一次。

   “妈妈醒了,她很想看妹妹。”徐瑾行梗着脖子回答。

   一听到是妻子的话,裴逸白的表情瞬间缓和了下来。

   “什么时候醒的?们怎么不在旁边陪她?”语气依旧严厉,但已经转向生硬的温和。

   “奶奶她们在,我和二宝不放心妹妹。”裴瑾宴对答如流。

   裴逸白绷着脸没话说了。

   正逢此时,他们心心念念的囡囡,终于要出来了。

   两个第一次当妹妹哥哥的十七岁青年,眼巴巴地跟着。

   可当看到妹妹跟小猴子一样,小小的一团,皮肤皱巴巴的,哭声比猫咪叫还小的时候,兄弟两的脸色难看极了。

   “爸,妹妹那么小,会不会……”徐瑾行的语气有些发颤。

   “不会,吉人自有天相,妹妹会平安长大。”

   裴逸白想也不想地告诉儿子。

   他的表情平静得完全看不出异样,就好像深有把握。

   可只有内心的微微颤抖,才告诉裴逸白,他此刻有多么不安。

   “是,妹妹会平安,健康长大的。”裴瑾宴眸光一沉,冷声附和。

   裴逸白眯着眼,又跟了过去。

   见状,两个孩子也默默跟在身后。

   听着父亲无微不至地吩咐医生时刻关注妹妹的情况,看着父亲红了眼眶,他们都不好受。

   等裴逸白做了妥当的安排,才离开。

   回宋唯一的病房。

   并且,命令他们:“既然看过们妈妈了,们就别跟着,下楼休息。”

   兄弟两心里沉甸甸的,还不太同意,但对上父亲严厉的目光,不由得改口。“好。”

   裴逸白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一些,“我送们下去。”

   这个年纪了,难得父亲这般关心体贴,但他们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裴逸白在他们的病房呆了一会儿,便抬脚离开。

   坐在宽大的病床上,裴瑾宴和徐瑾行却毫无睡意。

   “大宝,我们真的很弱鸡!”徐瑾行咬着牙,狠狠一个拳头砸到了墙壁。

   “这个时候非但不能给爸妈分忧,还要他们担心!”

   裴瑾宴的脸色也很难看,“过了太久舒坦的日子,差点忘了自己身上的使命了。”

   这句话很打击人,却是事实。

   “现在意识到这个,还不晚不是吗?”裴瑾宴扯了扯唇,看着自己的弟弟。

   后者狠狠点头,眯着眼冷声答:“是,还不晚。”

   “那么,二宝,以后,知道我们该怎么做了吗?”

   “呵,说呢?”

   两人对视一笑,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坚决。

   磨难,往往是最好最快逼着人长大和成熟的发酵剂。

   而显然,这一次措手不及的打击,让他们剩余的成长空间迅速利用了起来。

   这一切,其他人毫不知情。

   ——

   楼上,裴逸白到宋唯一病房的时候,因为过度劳累,宋唯一又睡了过去。

   而守着宋唯一的,只有赵萌萌。

   “我妈呢?”裴逸白有些惊讶。

   “她说有点急事要回家一趟,让我在这里看着。”赵萌萌回答的同时,起身,将位置让出来。

   “谁送她回去的?”毕竟年纪大了不放心。

   “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