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3_a2047

少女倒是没反抗,乖乖地任他抱着,一双眼睛闪亮亮地盯着那张精致如冰雪雕刻的容颜,醉的迷糊,还在发誓,

“你……你胡说!

你……你长得这……这么好看!

我……我怎么……会……后……后悔?!”

百里清雪被夸得脸红心跳,心跳都漏了一拍,削薄的红唇轻抿,细细看,却发现嘴角弯起了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狂沙文学网

他知道自己这幅皮囊生得好,很受人喜。

但是,被别人夸奖,和被自己喜欢的人夸奖,带来的感觉却是完不一样的。

半晌,他那清凌如玉碎的声音缓缓流泻,“能得到你的喜,是它的荣幸。”

只是可惜,你一醒来……就不会再喜欢它。

找了间最好的主房,百里清雪将门打开,把怀中的少女轻柔地放上,为她脱掉鞋子,盖好被子,将被角轻轻掖上,

“你等一下,我给你准备一些醒酒汤。”

虽然是灵酒,但酒这么大,难保第二天起来不会宿醉。

麻花辫可爱少女清新甜美纯情动人

百里清雪亲自借用厨房做了一碗醒酒汤,然后往云轻言房间里去。

正好碰上已经打了一架回来的霍亦尘和季斯文。

霍亦尘紧绷着一张酷帅的脸,气势bī)人令人不敢接近。

季斯文这家伙……被揍得十分惨烈,一步三晃,一副要死了的模样,晕头转向,可见还没有清醒,只是被扁得失去了战斗力。

可是,一闻到醒酒汤那微酸微辣的气味,本来像死狗一样的季斯文像是被瞬间注入了火力,眼眸一亮,向百里清雪……

手中的醒酒汤嗷嗷扑去!

“唰!”浓郁恐怖的冰雪之力弥漫,季斯文双脚被坚冰冻在原地,整个人还保持着前扑的姿势。

百里清雪冷着一张清冷绝色的脸,仿佛没有看到他,淡漠地继续走去。

而季斯文,双脚被冻住,整个人却去势不减,直直地向地上砸去。

“嘭!”轰隆一声巨响。

季二哈以脸着地的姿势,狠狠砸落在地。

那惨烈的声音,听得人都痛。

可无奈,此时房间里的,最无比铁石心肠的两个人。

百里清雪往前走去,脚步的频率都没有变化一下。

霍亦尘像是没有看见他,抬步走过去的时候,还往季二哈上踩了一脚。

“嗷!”从季二哈的一声惨叫听出,这一脚……似乎并不像是无意的……

霍亦尘见百里清雪端着一碗醒酒汤往一间房间里走,心中便猜测出了,他应该是给别人送醒酒汤。

因为他在他上感受不到一丝酒气,干净清冷如初雪。

而,除了季斯文外,其他几人都不在这。

那么,他送汤的对象就只有一个人了

云轻言。

那女人怎么也喝酒了?她之前不是没有喝吗?霍亦尘皱了皱眉,抬步想跟着百里清雪走去。

可是,转念一瞬,脚步又停了下来。

那女人喝醉了管他什么事?

他又不是真的是她的仆人,难道还要在她喝醉了之后照顾她不成?

想了想,霍亦尘脚步一顿,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百里清雪耐心地给云轻言喂下一碗醒酒汤,再次将被褥给她掖好,温和道,“好好休息,我走了。”

那温柔嘱咐的模样,一点都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

百里男神冷傲疏离难以接近。

若让其他人在这,只怕以为他是换了一个芯子。

百里清雪端着汤碗还未走两步,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

“小哥哥,你真不陪睡么?”

少女一脸可惜。

百里清雪心脏紧了紧,他知道她是醉了,但,他硬不下心拒绝……

更,不想拒绝。

抿了抿唇,“我坐在旁边,看着你睡。”

他温柔道。

少女嘴角却弯起一抹弧度,眼睛晶亮,“别……别啊!坐着……冷。上……暖和!”